毛毛思雨小站 诗之韵

区块链为什么这么火?因为它是开启人类数字帝国时代的钥匙

在人类社会的演变进程中,会经历不同的帝国形态。这里说的帝国,不是指罗马帝国、大秦帝国这类按疆域来定义的帝国。而是指某种力量主导着人类社会关系,从而定义出不同的帝国形态。

现阶段,人类社会是处在资本帝国时代,并且正在朝着数字帝国时代过渡。我们常说的资本主义社会,其实并不能准确表达人类社会形态,就如中国二千年的封建社会,从秦统一六国之后,封建制就已经不存在了,而是君主专制制度。再进一步说,主导人类社会关系的是跟“天命”、“神学”相关联的权力体系,可以称为“君权帝国”,但不是什么封建社会。当今世界,主导人类社会关系的是资本,虽然还有很多区域采取的不是资本主义制度,但事实上没有摆脱资本的控制,所以用“资本帝国”而不是“资本主义社会”,更能代表时下人类社会的形态。

资本帝国有多强大?我们这个星球的人,无论是生产还是生活,甚至家庭伦理、婚姻制度,可以说都是由资本来支配的。如果不是与世隔绝,比如像喜剧片《上帝也疯狂》里住在非洲卡拉哈里地区的原始部落人,整个地球大家庭里的人,几乎都是按资本所定的规则来进行交往的,从而构建了我们所熟悉的一切。未来,这一切都将面目全非,因为主导人类社会关系的力量已经改变了,从资本变为数字(算法),而区块链是开启数字帝国时代的钥匙。

人类社会文明的进步取决于人与人之间协作能力的增强。智人之所以能站在食物链的顶端,不是因为他们更加的身强力壮或者动作敏捷,甚至并不是因为他们个体的智商多么超群,而是因为他们较早的懂得了协作。原始人部落通过协作捕捉到更多的大型动物和采集到更多的食物,并且逐步的学会驯化一些动植物。当农业发展起来,建立了城邦,协作的范围更扩大了。有专门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民,也有不需要从事农业生产的士兵,还有治理一个国家的官吏。他们之间的协作,可以保卫自己的土地和夺取更多的土地。因为人类有语言和文字,所以能够更好的描绘愿景、加强沟通、做好分工,协作的范围更广、协作的效率更高。这时的人类,可以轻易的碾压其他任何生物,就是因为其他生物,做不到智人这样的协作。

帝国是人类社会关系的总和,如果有某种力量,能让人类的协作范围更广、效率更高、程度更深,那就表现出相应的帝国形态。在农业时代,人类的主要活动是农业生产,以保证人类的繁衍。这个时期,最重要的是保证社会的稳定,有更广阔的可耕种土地,能够减少自然灾害带来的冲击。农业时代,实现社会稳定的方法是将每个人都置身于等级秩序之中,家庭作为最基础的生产单元,按照等级秩序进行分工协作,可以更好的调动生产力。这样,一个国家也就相当于一个大家庭,由大家长(君主)来安排分工协作,保证大家能够积极生产,共同抵御自然灾害和外敌入侵。所以,主导人类社会关系的就是等级秩序和权力结构,不妨称之为“君权帝国”。

“君权帝国”里,君主的权力看似至高无上,但其背后的力量是一套系统,这与“资本帝国”里的决定性力量——资本,是类似的。“君权神授”、君主“奉天承运”发布命令,反抗者“替天行道”,在这套等级秩序中,老大是“天”。根据天意,构建起一套等级秩序和权力结构,大国小家皆是如此。只有“老大”不行,还必须有一套遵循“老大”的意思可以让更多人进行协作的体系,这套体系就是层层分解授权、互相制衡的官僚体系,建立这套体系需要律令,也需要道德文章,最终的目的是实现稳定。

“君权帝国”的疆域很难超出陆地上彼此相连的农业区,中国历史上历朝历代常遭受游牧民族的侵扰,但即便击败他们,也很难将其纳入到王朝的版图,除非他们转变为农业的生产生活方式。因为构建“君权帝国”的决定性力量,是基于农业时代的特性所形成的。比如科举制度、举孝廉制度、“三纲五常”的道德律等,都是为了维护一个稳定的中心化的等级秩序和权力结构。“君权帝国”时代的社会信用体系,是以君主(上天的最高代理人)为中心,越靠近这个中心,信用等级越高,像科举制度就是让庶人进入到等级秩序和权力机构中,以保持这套系统的流动性,进而增加稳定性。

注意!这里谈到了“社会信用体系”。前面已经提到,人类文明的进步取决于人与人之间协作能力的增强。在农业时代,人类协作的目的是抵御自然灾害,希望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权力依托于土地,占有更多的可耕种土地,也代表更大的权力,协作也是基于土地产权之上的。所以,那时的社会信用体系,是以君权为中心的金字塔型的结构,“率土之滨莫非王土”,君王的信用等级最高,然后是维护君权的官僚体系,再下面是族长和豪绅,底层的是农民,而失地的流民是信用等级最差的。显然,这样的社会信用体系是当今社会难以接受的,一些跨国公司富可敌国,他们占据的土地很少,有些高科技人士没有属于自己的土地,但他们在社会信用体系中却处在上游。尽管“君权帝国”的社会信用体系在现代人看来不可思议,却是农业社会下发挥最大生产力、扩大社会经济财富的最佳体系。那时候人的信用是依托于土地的,决定信用高低的力量是自上而下所赋予的、所分配的。

到了工业社会,“君权帝国”开始向“资本帝国”过渡。“资本帝国”下,人类社会关系又呈现出完全不同的形态,人类协作的范围和深度都加大了,也就变得比农业社会更有力量了。在资本帝国形成之初,古登堡的金属活字印刷术和复试记账法的广泛应用具有重要意义,古登堡的发明引发了一场媒介革命,它让印刷品变得非常便宜,这不仅让知识的传播和积累更便捷,还助推了宗教改革。从此,人和神之间的对话不必再通过神职人员,人人可以解读圣经,并且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工作来取悦上帝。

可以看到,媒介(信息)革命完全改变了社会信用结构,跟“天命”和“神学”相关联的权力体系瓦解了。既然“上天”不再需要代理人——每个人都可以直接和“上天”对话,那么君权就没有存在的意义。发生这样的改变,也是因为从农业社会过渡到工业社会后,人类在大自然面前的无力感在弱化,“人”的地位在上升,所谓的“君权神授”不存在了,“上帝也死了”。这样,以君权为中心,自上而下一层层的来赋予信用等级、为个体的信用做出评定,是不会令人信服的。

更何况,当人们发现以君权为中心的社会信用结构解体后,人类可以更广泛和紧密的协作了,而主导人类社会关系的力量变成了“资本”。复式记账法的发明,其实就是给掌握资本的人进行确权。而人与人之间的协作,也广泛的采用契约和协议,这同样归功于印刷术的发明。“资本帝国”的社会信用结构不存在君权这个中心,而是谁掌握的资本越多,谁就有更高的信用级别。资本帝国的控制的疆域要远大于君权帝国,前面说过,君权帝国的疆域是很难超越某一大陆板块的农业区的,即便是通过武力征服建立起辽阔的版图,也会因为治理能力的不足而土崩瓦解。资本帝国就完全不同了,它的疆域覆盖全球,除非像前面提到的非洲卡拉哈里地区的部落那样长时间与世隔绝、满足于自给自足的生产生活方式,否则都无法逃离资本帝国的控制,即便是两个敌对的国家也在资本帝国的同一屋檐下。

资本帝国下的人类展示出前所未有的强大。因为可以全球协作,所以在资本帝国时代,大范围饥荒的现象在逐渐的消除,人类不再靠天吃饭,生物技术的发展,让粮食生产足够养活全人类,而且可以通过贸易弥补地区间的不平衡。因为可以全球协作,全球顶尖的头脑能够在一起交流,所以人类将探索的疆域延展到了外太空。也许你会说人类的强大是因为科技进步,但是如果没有资本的推动,科技创新不会有足够的激励,也不可能将科技成果进行更广泛的应用并转化为生产力。资本帝国下产生的股份有限公司制度和现代金融体系,以及跨国公司、全球资本市场,让人类的协作通过资本的纽带连接得更广也更加的紧密。当去除掉君权这个信用中心,人们实现阶层跃升和信用等级提升,不再是靠近政治权利中心这一条路,而是在市场上尽可能多的掌握资本,或者具有专业能力而受到资本的青睐。

社会信用结构和人类协作关系的改变,并不是轻易能够切身感受到的,但资本帝国下人们生活方式与君权帝国下截然不同,想必我们都会感同身受。资本帝国下,女性因为越来越多的参与到专职工作中而地位逐渐提高,传统的家庭等级秩序在解体,一夫一妻多妾的家庭结构被一夫一妻制取代。因为知识的快速更新和社会变化加快,长辈的威权地位不再存在,有时会向后辈学习。人们的工作节奏也不再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时令节气对生产生活影响也变得微乎其微。稳定与平衡不再是向往的状态,改变和创新才是。所有这一切,对于我们现代人来说习以为常,但和之前的君权帝国已经完全不同,而到未来的数字帝国,我们熟悉的这一切,也将彻头彻尾的改变。

资本帝国相比于君权帝国,文明程度大大进步,人类的力量也更强大了。但资本帝国的弊端也愈发显现出来,最主要的一点就是资本垄断所带来的马太效应,也就是占有的资本越多,越容易获得资本,资本越来越集中,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用资本来衡量信用变得非常不公平。而且,资本增值的速度要快于劳动力创造财富的速度,如果说以前是资本雇佣劳动力,那现在可称得上是资本奴役劳动力了,人的劳动价值越来越低。资本帝国的弊端,还在于资本永远有增值的需要,所以必须创造出一个消费型社会,刺激人们的欲望,这也导致能源的巨大消耗以及环境污染愈发严重。再有就是在资本的驱动下形成的消费型社会,让生产者必须服从资本的规则,所谓的要遵循市场需求其实扼杀了文化的多元性,也满足不了每个人真实的个性化需求。

互联网的发展,将推动人类社会进入到数字帝国时代,对资本帝国的种种弊端进行纠正,当然现在仅是开始,而区块链将是开启数字帝国时代的钥匙。数字帝国相比于君权帝国和资本帝国,所统治的疆域更广博,不仅包括现实世界,也包括虚拟世界。

在数字帝国中,主导人类社会关系的不是资本,而是数字(算法)。当前,全世界市值最高的公司都是掌握着大量数据的互联网平台公司,这是因为数据是未来最重要的资源。数字帝国的社会信用结构,不是谁掌握更多的资本谁的信用等级高,而是谁掌握的数字资产越多谁的信用等级更高。这是因为,在君权帝国时代,君权主导着人类社会关系,并且层层分解授权;在资本帝国时代,资本主导着人类社会关系,彼此竞争合作;而到了数字帝国时代,数字(算法)主导着人类社会关系,互相开放共享。

具体该怎么理解呢?想想我们熟悉的世界,一个人开了公司,掌握了资本,然后雇佣员工,创造利润,上缴税收。公司之间相互合作,又互相竞争,扩大自身的资产规模。这就是资本帝国下的人类社会关系。在这套关系体系中,包括投资者与经营者,管理者与员工,公司与消费者等各种关系,你会发现,以资本为纽带构建起的这些关系并不能让人们之间的协作产生最大效应,因为其不够公平,也不够透明。对于中小投资者(比如散户股民),他们真的能影响到公司决策吗?对于公司员工,他们的贡献真的与获得的报酬是对等的吗?对于消费者,他们享受到满足其真实并具有个性化需求的产品和服务了吗?但是,到了数字帝国时代,因为有了互联网,更准确的说,有了区块链(也可以称为价值互联网),可以发行和交易Token,人类社会在协作中产生了更大的效应,而且是真正公平、透明的协作。

无论是君权帝国、资本帝国还是数字帝国,决定一个人信用等级水平是他(她)能够让人类进行协作的能力,只不过在君权帝国里是通过君主所赋予的权力,在资本帝国里是通过资本,而在数字帝国里是通过数字(算法)。前面已经说过,不同的帝国形态有着不同的社会信用结构,尽管之前决定社会信用结构和主导人类社会关系的力量,在如今看来太落伍了,甚至已经成为阻挡社会进步的力量,但在当时却是适合农业社会、工业社会的生产方式的。那么,数字(算法)是怎样主导人类社会关系和决定社会信用结构的呢?数字帝国时代,谁的信用等级更高呢?

在区块链上,可以构建人类社会更紧密更有弹性的协作方式,比起股份有限公司更加公平和透明,所以数字(算法)就取代资本成为决定性力量。比如你构建一个数字版权社区,那么你可以设计一种token机制,通过token升值将规模化带来的收益分享给早期参与者。也就是可能素不相识的人,为了创作出更多的数字版权而共同努力。Token作为一种权证,让用户从单纯的“消费者”变成“投资消费者”,与社区形成利益共同体,从而构建出一个良好的生态组织。

可以看到,在数字帝国时代,原本人类社会协作的纽带——资本,已经让位给了token。通过区块链进行ICO,在token上给社区里所有参与者确权,这可以打造出更加紧密、公开与透明的生态。而且社区里的成员,应该是消费者和投资者一体的,甚至还是个生产者。与用token做纽带连接起来的社区相比,股份有限公司就弱爆了。股份公司往往需要固定的办公场所,汇聚局限于某一区域的人才,最关键的是这些人缺乏真正的利益捆绑而难以志同道合。而token凝聚起来的社区,不存在中小投资者利益被大股东侵害的情况,生产者(公司员工)也不会陷入无休止的政治斗争而让其付出得不到应有的回报,消费者不会得到千篇一律的产品而无法满足自己个性化的需求。因为有了区块链技术,人类找到了比资本帝国时代更好的协作方式,所以说,区块链是开启数字帝国时代的钥匙。

那么,数字帝国时代的社会信用结构也很清晰了,拥有越多数字资产的人,信用等级就越高。而且信用等级的跃升,不是靠君权赋予的,不需要“学好文武艺卖给帝王家”,也不是委身于资本,一味的追求资本回报而失去初心失去喜好,而是在与他人的分享协作中,从自己的辛勤劳动中,收获更多的数字资产,并且不会再有被剥夺感。

从历史来看,社会经济财富大体可以分为三类:实体性资产、权益性资产和数字资产。在农业社会,社会财富不是由资本创造的,人们主要拥有的是实体性资产;到了工业社会,社会经济财富主要是由资本创造的,权益性资产的增长速度更快;而到了信息社会,数字资产将成为最主要的资产形式。数字资产包括你的行为数据、人脉网络、知识产权等,这些资产很难用传统的方法计量,而公开、可信、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技术恰恰适合给数字资产确权。所以,在数字帝国时代,你要想拥有更高的信用等级,那么就去组建一个富有价值的社区,去发行token,或者作为投资者(可能也是生产者和消费者)参与到一个有价值社区的构建中。这样,你的劳动、你的技能、你的资源,就可以在区块链上、在不同的社区里得到确权,你的信用等级也越高。

或许你还是不能理解,你习惯于认为掌控更多的资产,越有“钱”的人信用等级越高。但是,这个“钱”要划上引号了,因为你习惯的“钱”只是法币而已。在未来的数字帝国时代,token来为你确权,你拥有越多,在各个社区里的价值就越大,这本就可以满足你的衣食住行,而且获得更高品质的生活。记住,未来的货币是非国家化的,法币只不过是人类社会货币体系中微不足道的一员。

区块链开启的数字帝国解决了资本帝国的那些弊端。比如资本增值的速度远大于劳动力创造财富的速度,资本越来越集中、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的现象,在数字帝国中,劳动力的价值能够经过token的确权而真正的展现出来,“人”的价值得以凸显。再比如能源的消耗巨大以及环境的日益恶化现象,在数字帝国中,通过有价值的社区的构建,通过更高效的协作,能够减少生产中的浪费,扭转消费型社会的膨胀,也能更好的满足个性化的需求。

数字帝国时代可以解决资本帝国中的一些弊端,但由数字(算法)所统治的世界,人的信息就完全呈现在区块链上,人在获得数字资产的同时,也变得更加“透明”,人在某种意义上已经具化为一堆数字。这时,由机器来主导这个世界可能比人来管理更高效,所以说,数字帝国可能是人类社会最后的帝国形态。


Tags: 区块链

发布: mjtmjtjj 分类: 区块链 评论: 0 浏览: 0
留言列表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