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思雨小站 诗之韵

炒币半年多,我抵押了房子随时面临离婚

前面几周里,三位读者跟我们分享了他们进入虚拟货币市场前后的经历。有人经过十年投资,还没获得理想的收益;有人辞职炒币,先喜后悲;也有人认为这是个机会,想通过炒币解决自己现有的资金困境。

  本期入选的读者向我们分享了他炒币最初半年的经历,这些经历不仅影响了他的财务状况,甚至影响了他的家庭和人生。

  或许,在读完这篇文章之后,我们可以以他的炒币经历为坐标,重新审视一下自己的人生。

  本期文章来自区块律动读者【木易T】。他获得了由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提供的一个 ETH(以太币)。区块律动已经向其提供的 ETH 钱包地址0xf630921c0eb8c3ea8825b96da413976aca3ad88c 转入1个ETH。

  由于大家分享的故事都很长,其余的获奖故事我们将会在后面几周陆续放出。与此同时,更多新的征文话题,也将陆续公布。

  炒币半年多,我抵押了房子随时面临离婚

  安贫乐道是不是一个褒义词,我人生中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在思考这个问题。如果我在人生里的一些时候选择了安贫乐道,可能现在还过着小康的生活。

  但恰恰是我人生中为数不多的几次不安于现状,让我落到了家不成家的样子。

  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是上大学的时候。和很多男生一样,我的大学生活忙着在网路游戏的世界里厮杀,什么未来、工作、理想,我其实都没怎么想过。

  和我一起打游戏的是我上学时很敬重的一位高中学长Z。Z的父亲事业很有成就,但对他十分严格,在家里帮他安排好了工作,也给他物色了相亲对象。

  为了躲避家里人的控制,他研究生毕业之后一个人留在北京工作。正好我的大学也在北京。

  Z的工作属于半年忙半年闲的那种,闲下来的时候,他也会跟我一起打打游戏。

  直到有一天,Z忽然叫我出来喝酒。在小饭馆里,Z边喝酒边跟我哭得不成样子。那天他说的大部分话我都记不清了,只记得是他当时的女朋友跟一个富二代跑了。

  其实如果Z愿意回家接受家里人的安排,有钱的程度也和那个富二代差不多,这让他感觉很迷茫。

  酒酣耳热之际,他跟我说:兄弟,我们靠自己努力的话,这辈子是不是没有机会财务自由了。

  那天Z醉到吐得像喷泉,我送他回去之后怕他出事,就在他的出租屋的床上忍了一夜。

  别多想,我们是两个大男人,也没做什么超越友谊的事情。那一夜我想了很多,对未来人生的规划,自己拼搏还是靠家里帮忙……

  之后不久,Z就放弃抵抗回到了我们的家乡,一个经济还算发达的南方城市。我大学毕业之后也选择了回家。

  我本身就不是喜欢努力的人,所以这个选择不全跟Z有关,但我觉得,这样的选择多少受到了那天晚上Z和我说的话的影响。

  我大学还不错,回去考了公务员,工作也还稳定。后来,我在表姐的介绍下认识了现在的妻子Q,她是个中学老师,我们婚后生活也算幸福。

  我们都觉得应该趁着年轻多自由两年,没急着要小孩,日子过得也挺开心。

  那段时间我觉得,日子如果就这样也挺好。我工作不忙,白天上班帮领导写写讲话稿,晚上回家打打游戏,就这样过一辈子的话也挺不错。

  这期间,Z跟我也还有联系。我结婚那天,他喝了很多酒,在我婚礼上还高兴得哭了。他又有了新的女朋友,有时会在周末邀请我和Q去他家做客,但已经不玩游戏了。

  我开始炒币,也是跟着Z一起的。当时Q说她们年级隔壁班有个学生家长是搞私募基金买股票的,收益很高,学校的很多老师都买了,研究着也想买一点。我不太懂私募基金是什么,感觉有点像非法集资,不知道是不是会违法,不太想让Q掺和这样的事。

  而且当时我对股市的印象很不好,身边朋友那么多,没见过几个炒股赚到钱的,赔钱赔到痛哭流涕、发誓之后再也不炒股的倒不少,我爸爸生前就是其中一个。

  我很不想让Q参与这件事,但一时又不能说服她,就提议和她一起去问问Z,理由是他比我们有钱很多,也很早就开始理财了,可能会更懂这方面的事情。

  我和Q就趁着周末到Z家里去向他咨询了一下。Z听我说了情况之后给我和Q详细讲了股票私募基金是怎么回事。

  当时是17年快到年底的时候,Z说股市大起大落,建议我们不要忙着进股市,反倒是可以尝试着看一看比特币这种东西,说买了长期持有的话,将来升值空间很大。

  Q听Z讲解了股市的知识之后已经对他很信服了,同意了买比特币的建议,我对Z一直很信任,也觉得这个建议不错。

  况且Z还给出一个建议,说我工作比较闲,又是男的对科技什么的懂一点,由我来炒币比较好。这样我就掌握了家里的财政大权。

  我家里虽然只是普通家庭,但父亲生前留下了两套房子,一套我妈住着一套留给我当婚房。Q家境还算不错,也为她准备了房子,我们就住在Q的房子里,把我家原本准备的婚房租出去,也算有了工资之外的另一份收入。Q的工作有寒暑假,周末和假期帮学生补课也是一份收入。

  Q是个挺开明的人,我们管钱的方式是我把工资交给她,两个人的工资放在一起用来日常生活,剩下的也存在她那里,跟她给学生补课的额外收入存在一起。我家房子的房租是我去收,收下来之后留几百零花,剩下的存在我的卡里。

  刚结婚那几年我们的存款不多,我试过定投,每月100元买银行理财的黄金,一年之后还亏了30元。之后就没怎么试过理财了——反正存款不多,利息能有多少呢。

  当时是17年快到年底的时候,我试着用放在我这边的那几万块钱买了比特币,过了一个多月果然涨了不少。

  我很兴奋,觉得找到了实现财务自由的方法,感觉自己要突破原来那种窝窝囊囊活着的人生了。

  我很兴奋地跟Z说了我的想法,当时很流行去南极看极光,我跟Z说等赚钱了一起去,就我们俩,好好的玩一玩。反倒是Z说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让我多留心、多动脑。

  可我觉得我这么厉害肯定是炒币的天才,又赶上了好时候,游戏也不玩了,兴奋得一宿一宿睡不着觉,就想着去哪多弄点钱买比特币。

  接下来我又把放在Q那边的钱要过来了,加上她的嫁妆大概有十几万块钱。后来买得一发不可收拾,又偷着找亲戚借了十几万。

  结果到18年年初就跌了。赚钱的时候没及时卖掉,光想着怎么弄到更多的钱去买更多比特币了,没想到价钱会突然跌下来。我有一部分币买在了高位,很着急不知道怎么办,想着只能等到底的时候加仓止损了。

  当时几个亲戚不知道听谁说了这个情况,都急着上门来要钱。我一慌就卖了一部分还了钱,但本钱也赔的没剩下什么了。

  当时我特别慌,一边忙着应付要债的亲戚,一边又害怕Q发现钱都赔光了。情急之下想找本钱翻本,就把家里那套房子卖了。

  想着之后如果Q问,就说为了挣更多钱买了币,以后真的挣钱了老婆应该也不会说什么。

  1月底,我偷偷找个社会上的贷款公司把房子抵押了,换来的钱加了仓,都以为是抄底,结果只用一个星期就从11000跌到了7000。

  比特币的走向太奇怪了,我觉得自己根本看不懂,每天上午看起来要涨,但是到了下午就跌成狗。

  2月中旬已经亏损了30%,我实在顶不住压力,感觉再撑下去是个无底洞(之后的走势确实是无底洞),跟Q和家里人坦白了卖房子的事情。

  双方父母都挺生气的,尤其是我妈,我瞒着她把我爸留下的房子卖了,钱都赔光了,她气得血压升高,都住院了。

  我卖了所有比特币,把剩下的钱都交给Q管。但说实话,当时剩下的钱也不多了。

  现在的自己浑浑噩噩的,Q规定每个月只给我三百元零花钱,我觉得自己人生也没什么希望了。回想起当时Z问我的,靠着自己努力实现财务自由是不是没戏了,我觉得特别绝望,觉得他那时说的是对的。

  那时Q还有点想翻本把钱赚回来,有时还会拉上我去Z家请教,可是我已经死心不想管了。Z说当时卖掉是有些可惜的,之后给了些什么建议,我也不太能听进去了。

  那时我有机会就拿着没多少的零花钱去外面喝酒,想把这段时间的失败忘掉。300块的零花钱根本不够我花,钱没了就厚着脸皮找我妈要,找Q要,但我还处于失信期,她们两人都不肯给我,我还去找Z要过。

  Z从Q那里知道了我的事情,肯给我钱花,只是每次只给一点点,微信上一周给我一个红包,也从来没有要我还过钱。

  但我叫他出去一起喝酒的时候他总说工作忙,一次都没去过。

  到了2月底,Q也不太爱搭理我了,她总是很忙,经常很晚回来,下班之后也要给学生补课,问就说是要把我赔了的钱靠补课赚回来。

  我也没什么脸总去问她,不理我就不理我吧,好歹还没跟我离婚,日子也能凑合过。

  我已经慢慢接受了这个事实。是的,我没有本事,是个连投机都学不会的赌徒。Z最近还是会关心我,带我和Q去吃之前常去的饭店,但那里的价格,已经不是现在的我们所能承受的了。

  渐渐的,三个人的群里除了吃饭时间再也不讨论别的什么了,反倒是Q,总能及时出现在Z的朋友圈下面评论里。

  或许,在Q和Z中间,我已经成了那个多余的人,甚至我可能已经被绿了。

  此刻我在客厅沙发上回顾着这半年来自己的炒币经历,而Q早已经在卧室床上睡着了。这样的一段婚姻还能维持多久,我真的不知道。

  有人说过股市没有赢家,只有庄家,我想说币市也是如此。投机就是收益和风险并存的,很多时候我们自以为是的聪明,其实不过只是运气好。

  现在要不要安贫乐道对我来说已经不是问题了,我现在想不安贫乐道也不行了,呵呵。那段经历现在想起来就好像是一场梦一样:我最好的哥们儿,我深爱的妻子,我可能辉煌的人生,都在醒过来的时候一下子没了。

  现在的我偶尔还关注一些比特币的情况,也会在有闲钱的时候买一点,但已经不会把身家性命都放进去赌了。可能Z当时告诉我的是对的,比特币长期持有还是会有升值价值的,只是我当时太年轻了吧。


Tags: 炒币

发布: mjtmjtjj 分类: 科技创新 评论: 0 浏览: 0
留言列表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