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思雨小站 诗之韵

70年通信产业巨变,华为激荡30年

9月初,华为的5G SoC 芯片麒麟990面世,这颗指甲大小的芯片上集成了103亿晶体管。

紧接着,9月26日,搭载麒麟990的华为Mate30系列在国内发布,这意味着,华为会是最快将5G SoC用在手机中的厂商。

而华为的发展也是70年国内通信产业更迭的一个缩影。

华为Fellow艾伟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就谈道:

“2G时代,产业链都不在我们这儿。到了4G,虽然4G的网络部署比美国晚,但是后来我们移动网应用起来了,并且覆盖率很高。5G会变成什么样没有人能说清楚,才刚刚开始,至少中国有条件去探索。整个产业的历史性变化,在这一刻就会发生。5G基带不用先看看人家怎么做,现在我们前面没有人在做,我们先做探索。我做通信行业26年,从1993年到现在,只看到这么一次。”

通信业变迁

图 / 图虫创意

20世纪40年代,我国通信业极度落后。当时仅有的电信设施大都集中在南京、上海为中心的东部地区和少数大城市,到1949年底,全国市内电话交换机总容量仅有31万门,全国三分之一的县城连短波电报也不通。

1950年全国第一次邮电工作会议确定,首先通过恢复和建设电报网来迅速沟通信息国脉。

到1959年,我国邮电局所已增加了7.5倍,电话交换机容量增长了1.35倍。20世纪70年代后期,开始研制光纤通信系统,并在市内电话局间中继线路上试用。

20世纪80年代后,移动通信业务在全球展开。中国大陆的第一台手机则出现在1987年的广东,同样在1987年,任正非筹集了2万元左右的资金,在深圳成立了华为公司。

到20世纪90年代初,中国的通信设备市场被“七国八制”所垄断,直到1999年,以“巨大中华”为代表的国产通信设备厂商集体崛起。华为已启动了数据通信和路由器的自主研发,国内通信业迎来新的腾飞。

根据工信微报的数据:

截至2018年,全国固定电话用户达到1.8亿户,比1949年增长836倍,移动电话用户达到15.7亿户,比1988年增长52.2万倍,网民数量达到8.3亿人,比1997年增长1330多倍。

同时,随着移动通信的代际更迭,中国的智能手机厂商在全球崭露头角,并且站在了舞台中央。

IDC的报告显示:

2019年Q2,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排名前五的厂商中,中国公司就有三家。

其中,华为排名第二,小米、OPPO分别排在第四和第五,在5G智能手机战中,他们同样处于一线阵地。

“苦难的历程” 和“活下去的小草”

图 / 图虫创意

早在2013年,华为就已经成为全球通信设备领域的霸主,并且一骑绝尘。

但即使在2015年,任正非依旧表示,华为仍然是棵小草:

“从小草变成小树苗的过程中,正在向西方学习各种管理的东西。”

超强的危机感一直伴随着华为,每隔几年,华为就提及新的转型。如今处于技术前沿的华为,又在对公司结构、业务、技术进行重构。

在近期披露的采访中,记者问任正非,在中国过去七十年的背景下,会用哪个关键词来形容自己的生活?任正非的回答是:“苦难的历程。”

从一家国有企业的副经理到民营高科技企业创始人,成立华为的第一步就充满压力。

任正非在最近的采访中回忆道:

“当时注册资本要两万元,那时我的所有转业费加起来只有三千元,就找人集资。其实有些人集资只是出了一个名,没有出钱,真正资本不到两万元,应该在一万六千元左右就开始创业了。其实是逼上梁山。”

1987年到1997年的这十年,也成为华为艰苦的初创阶段。

“刚开始公司就一两个人,货物要运回来,不可能租车,只有自己扛着一包包的货物往公共汽车上搬。”任正非说道:“突然变成个体户,社会上讥讽很多……”

华为通过买卖通信设备赚到第一桶金,并开始意识到技术研发的重要性。

直到1993年,华为研制的C&C08–2000门程控交换机在浙江义乌县邮电局首次被试验应用,并开始研发C&C08万门程控交换机。华为真正的打开了通信世界的大门并开始奔跑。

1998年,华为开始了二次创业阶段,这一年《华为公司基本法》面世,产值也达到了100亿元。同时,华为更迅速地走向了国际市场。

从2005年开始,华为进入了新的变革期,这个阶段,除了B端通信设备,华为也开始拓展手机等C端业务。

直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公司再次面临挑战,任正非首次提到“薇甘菊战略”,开启“弯道超车”。

2013年之后,华为进一步在运营商业务、企业业务和消费者三大业务上快马加鞭,直到2018年,华为总营收超过1000亿美元,消费者业务成为半壁江山。

2019年终端业务在内部“独立”成团进行运作,同时,华为还面对着来自美国的新挑战。

5G新起点

图 / 21世纪经济报道

华为在5G上积累深厚,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就曾表示,华为在5G方面投入最早、投入规模大、投入范围也很广,累计投资已达40亿美元。

华为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已获50多个5G商用合同,发货20多万Massive MIMO AUU。

图/新华社

尽管受到技术限制打压,华为高管多次表示,5G领域不受影响。任正非最近多次表态:

“我们公司不会因此死掉……华为不会完的,只是‘蛋’从大变小了,原来是‘鸭蛋’,可能会变成‘鸡蛋’,但是不会变成‘鸽子蛋’。

我们在最高端领域上不会输给美国。但是最低端的领域可能会选择放弃。

我们认为,销售增长可能会差一点,但不会负增长,一定是正增长。”

那么,如果美国在科技上与华为割离以后,华为能不能继续做下去?

在任正非看来:

“我们现在可以说,即使没有美国供应,我们可以独立生存的,也能生存得非常好,可能也还是世界第一。但是,我们永远对美国公司充满敬仰,很多美国公司是愿意与我们合作的……我们永远都会拥抱美国公司,历史的挫折过去以后,会更加考验我们和美国公司的友谊,只有合作起来,才会把人类文明推向新的进步。”


Tags: 华为

发布: mjtmjtjj 分类: 科技创新 评论: 0 浏览: 0
留言列表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